精选栏目

披上“新科学外衣”的伪科学更应警惕

《科技生活》周刊||热度 ( )

伪科学的复杂性在于很多时候都披着科学的外衣,并且很 多伪科学都是随着最新科学理论、科学发现而发展。社会 公众如果没有及时了解相关前沿科学技术,一不小心就会 掉进别人设置的“坑”里。

评论员/柯观 编辑/吉菁菁 校对/肖园 供图/视觉中国

近日,2017年11月发表在中文核心期刊《中国针灸》上一篇题为《试论“量子纠缠”与针灸》的文章被网友翻了出来,并引起广泛热议。

由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中医院针灸科医师王军等人发表的这篇论文称,量子纠缠理论能运用到针灸临床的直系亲属互治上,父母生病了,给子女针灸就可以治疗,子女生病了,给父母针灸即可治疗,甚至兄弟姊妹之间可以实现针灸互治。

论文中称,“根据量子纠缠理论的耦合关联和超越时空性,父母与子女以及有血缘关系的亲属之间必然存在量子纠缠现象”。为了证明这个理论,该论文甚至还举出了15个临床案例。针灸医师验证量子纠缠效应,还在学术期刊上发表了论文,看起来似乎是有模有样的研究,但实际上他们进行的是彻头彻尾的伪科学。这种披着量子纠缠新科学外衣的伪科学需警惕,由专业人士进行的伪科学研究更是需要予以批判。

作为近些年才取得重大研究突破并受到广泛关注的前沿物理学领域,量子纠缠不要说外界人士,就是物理学领域的学生和专业人士,如果不是涉足这个领域的,也不见得能够弄明白。灸科医师就其专业领域而言,更是和量子物理学相差甚远,研究量子纠缠显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量子纠缠是量子力学中粒子所表现出来的“非定域性”,通俗地讲就是指粒子在由两个或两个以上粒子组成系统中相互影响的现象,即使相距遥远距离,一个粒子的行为也将会影响另一个的状态,当其中一个被测量导致状态发生变化,另一个也会即刻发生相应的状态变化。这似乎和现在很多人所说的心灵感应具有很大的类似性,因此量子纠缠现象让很多相信心灵感应的人牵强附会,以为他们终于找到了证实心灵感应的钥匙。

但实质上量子纠缠与心灵感应并没有任何关系。量子纠缠只是一种纯粹发生于量子系统的现象,在经典力学支配的宏观世界里并不能找到类似情形。想形成远距离的量子纠缠,并通过它来传递信息,都需要非常苛刻的条件,目前只存在于精确控制的物理实验中。而生命体不具备任何实现远距离量子纠缠的条件,更不要说靠量子纠缠的远距离感应了。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中医院针灸科医师所谓的关于量子纠缠于针灸的研究,也只不过是“扎小人诅咒”的现代翻版而已。

我们并不反对针灸医师跨界应用量子纠缠,在科学界,有很多重大科学突破都是通过跨界得以实现的。比如2017 年,瑞士生物物理学家雅克·迪波什、德裔生物物理学家约阿基姆·弗兰克和苏格兰分子生物学家及生物物理学家理查德·亨德森荣获了诺贝尔化学奖,但他们三个人没有一个人是搞传统意义的化学研究的。他们是因研发冷冻电镜,简化了生物细胞的成像过程、提高了成像质量而获奖。并且这并不是仅有的特例,在诺奖的历史上,这种跨界获奖的例子比比皆是。

清华大学化学博士邓耿曾经做过一个统计,截止到2017年,诺贝尔化学奖总共有6次都颁发给了结构生物学家,另外还有26次颁发给了搞生物化学的生物学家。也就是说,如果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中医药针灸科医师如果真的是在跨界涉足量子纠缠研究,并没有什么不可,说不定某一天还真搞出一个惊人的研究成果或者新发现。

但灸科医师既然要用量子纠缠来验证针灸,最起码的是要知道量子纠缠是怎么回事儿,而后再用量子纠缠的测定方法进行测量,这才是他们科学研究的正途。但是在他们的论文中,并没有发现有这样的痕迹。他们所引用的临床案例,也根本不是量子纠缠实验的操作方式。从实质上讲,他们的操作方式也就是将并没有被现代科学认可的心灵感应披了个量子纠缠的“新科学外衣”而已。

这一事件发酵以后,涉事论文作者所在单位的态度倒还是很明确。9月16日,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发表声明,表示该论文并非最终临床研究报告,对临床医疗尚不具备指导性。声明还强调,坚决反对任何不负责任、不严谨和夸大中医药疗效的言论和观点。该医院的态度值得赞扬,但是遗憾的是,其并没有对该论文的实质性问题及非科学性研究方式予以说明。

这些年,随着时代的发展,一些中医理论、中医药开始走向现代化的道路上,也就是建立严格科学检验的验证体系,这也是中医走向现代化的出路。但是中医、中药往往是含混复杂的,走向现代化并不容易。这样的背景下,一些中医理论、中医药就被一些急于和现代科学接轨的人士包装,走上伪科学的历程。它们往往披着现代科学理论、思想方法的外衣,引入了量子理论等一些最为时髦前沿的科学研究。

在网络上随意搜索,到处都可以发现这样的文章,比如《量子科学与中医针灸理论探索》《中医形神关系和量子力学》《量子中医学学科基本框架设想》《气功的量子生物学机理》等,这些论文的题目一个比一个唬人,实质上和现代科学没有丝毫的关系。

伪科学的复杂性在于很多时候都披着科学的外衣,并且很多伪科学都是随着最新科学理论、科学发现而发展。社会公众如果没有及时了解相关前沿科学技术,一不小心就会掉进别人设置的“坑”里。

有一个现象需要注意,现在很多进行这种现代科学嫁接传播和宣扬伪科学的往往并不是业余的民间人士,而是一些在本行业颇有功底的专业人士甚至是专家学者。当这些被嫁接的伪科学从他们口中传递给社会公众时,也就具有更大的迷惑性与欺骗性。■

分享到:         

历期科技生活周刊

更多 +